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18岁,青春的最后一把扶手-

时间:2021-04-05 来源:天地文学网
 

穿梭在青春岁月的最后一抹,扶着18岁,我青春的最后一把扶手,我紧紧的贴着,珍重的去把岁月里的每一个痕迹都尘封、烙印在脑海里,怕它,怕它就这样轻轻的抹掉了我的青春,让它跑的无影无踪,怕青春的最后一列车就这样到站,让我彷徨、不知所措……

  

然而,我越是去留心,去注重,到最后才知道所有的印记,所有的……全是白纸空字,犹如空头支票,一无所有,有的只是那淡淡的伤,淡淡的泪痕滑落脸的轮廓上……(独白)

  

星期五的下午,物理课后接着又是化学课,有点烦,思索着……

 

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为何,只想回家。

  

下课后学校通知高三的学生集合放假,说是要我们回家拿高考报名费,于是,我在放学之后便冲着兴劲,摸着黑回到了家。

  

癫痫病小发作药物治疗

清晨,我从一个没有梦境的睡眠中醒来,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别致的世界,在母亲匡扶着侄女的声音中,来到修长的院中,带着稚嫩的脚步踏寻着昔日留下的每一个脚印,来来回回硬是塌了个遍,追忆着自己的谁共少年游,映浸在荡秋千的童年声中,仰视儿时认为太阳升起那神圣的东方。

  

花香鸟语,只感觉大自然这首美妙绝伦的歌,赞歌,是这样的沁人心脾,乘着晓春的足迹,开始了每年的踏春之旅。晓春破足,明媚的阳光洒在着上新装的大地,绿油油的芽苗儿总给人舒服,总之这样的清新与寂赖不是用文笔就可以三言两语给打发的……于是,我来到一块光秃秃的山丘坐下,看着山丘的绿水青山,百草丰茂,我想用青春的笔记录下这永恒的一刻……

  

因为我的青春岁月需要这样的滋润,飞了很久,所有的人都在关注自己飞得有多高,却没有人关注我到底飞得累不累,的确,这部是我的悲哀,是我该感到欣慰,可是为何我确高兴不起来?昔日的光景我只能说我不是这样,昔日的青春不是这样子的……心灵的麦苗儿越来越感到干枯,有着眼前美好明天的阳光,却成了一株快要干渴的苗儿,我不知道我是该欣慰还是该……

  

真的。

  

我只能说,18岁,最后的一尾青春,这把扶手,在老掉笔墨的文辞歌赋里生活,整天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使得不寒而栗。“三点一线”的生活,让人有些厌弃,我看不出来为啥在小说书里都还狂喊着青春-癫痫病江西哪家医院治疗的好bri;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校园-诗意?我不想宣称什么,只是想说我们是现实的一代。

  

没错,就是现实的一代。

  

这里不是名流下人们说的“迷惘一代”,就算青春是那样的不胜寒,是那样容易在手指尖滑过,我们也把青春的最后一抹也该这样的“奉献”,所以,我是不能容忍那些为何还说我们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是那样不给我们赞许目光的。我身在校园没有看见一点的诗意,没有看见校园长廊上斑驳的倩影,没有了树上女孩子给我们留的言或是祝福,有的,都只是匆匆的背影,只是青春的18,在这样的付诸流逝的岁月。

  

所以……

  

这样能够坐在故土的小山丘思索的时光也是越来越少,同样只是为奔赴在18岁的旅途中。青春的伤男性癫痫能治疗好吗就是这样,是虚脱的,也是充实的,到底是流去了难得的岁月,也换得了充实提高的过程。

  

“我不能说生命是什么,我只能说生命像什么,……”我想,兴许生命本来就没有定义,有的只是在生命的阑珊处,坐在小山丘上像此刻的我一样,想着生命像什么,想着人生路漫漫兮,亦其远兮,想着奔跑了后也是该回头看看这将春水的鸿蓝吧! ……

  

踏寻着青春,我这该是18岁的最后一次足迹,在樱桃盛开的季节,在母亲的呼喊声中,流连而去……我想用青春的笔记录下这意犹未绝的步履,是那样的不从容,不慷慨,不凛然果断……

  

花的定局,春的定局,一样没有改变我的行动支配,我得在依依的惜别中,再一次告别语重心长的父母,告别这片滋养的土地,开始了我的开拓之旅,哪怕途中是翻涌的孤独和青春的空虚,我也得该去捕获的什么吧!

  

毕竟,再这么挽留我18的青春,伤痛是在所难免,我不能因此而停止不前拉!是吧?……

山东哪能治疗癫痫,哪家医院靠谱l;">  

也许是从小没有尝试过,也许是真的长大了吧,我在回城的途中想到这,再也忍不住了,再也不想去为“男儿有泪不轻弹”辩解什么,我想说的是,这次不在是落泪的冲动,而是真的落泪拉,而且我还感觉到了泪水从脸颊滑到嘴角,尝到了是苦涩的,真的,那是苦涩的……这不得不让我再一次用青春的笔记录下这个在余晖的照耀下模糊的眼睛。

  

这是我18岁的珍贵礼物吗?我想不是,在这么青春的18,最后的一把扶手还没完结了,还得撑我再走段时间,而且,这样的痛也还没达到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感觉啊……

  

毕竟,我的成人礼还没到嘛,是吧?

  

全是白纸空字,犹如空头支票,一无所有,有的只是那淡淡的伤,淡淡的泪痕滑落脸的轮廓上……原来,我们都是不背着名流的包袱,用18岁,这青春的最后一把扶手伫地前行,哪怕让岁月就这样似一江春水付诸东流,再说我们真的是只留下白字空字?一无所获?当然不是。你看,那里只有凤凰会跳舞,雏鸟不也在学拉!而且那不是邯郸学步!

  ――后记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