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米兰(第二章文学小说www.hlmsw.cn,金蟾公子爷

时间:2021-04-05 来源:天地文学网
 

    米兰走进院子,院子里很安静,积雪已清扫得干干净净,当她刚拐过厨房,“轰”的一声,光秃秃的葡萄架下一群麻雀还是被米兰轻轻的脚步声惊得一哄而飞。
    家里没人吗?怎么这么安静?米兰刚要伸手拉门,门开了。
    “原来是我女子回来了,不是来信说冬天不回来了吗?”回族老汉米贵林看到女儿——米兰站在门口惊喜地说道。
    “按赛俩目而来坤!”米兰躬身双手合握微低头说道。
    “吾而来坤闷赛俩目!”米贵林也躬身右手抚胸赶紧接住女儿对他说的“赛俩目”。
    “按赛俩目而来坤”的意思是:“愿真主赐予您安宁、仁慈与吉庆!” “吾而来坤闷赛俩目”的意思是:“愿真主也赐予安宁、仁慈与吉庆给您!”
    米贵林虽说离开老家甘肃几十年了,但乡音依旧。在他身上还保留部分甘肃回民的一些穿着、饮食、口音等习惯,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信仰,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穆民(穆斯林)。
    他头戴回族白色圆顶小帽,国字脸上两道锋利的剑眉,浓而又黑。大而深沉的眼睛,显示出一股威严。高而笔挺的鼻梁,无不让人想到年轻时一定很不一般。
    米兰的母亲听到女儿回来了,急忙从炕上溜下来,女儿已站在了她的面前。
    “就是我女子回来了,我以为你大哄我哩。” 米兰的母亲笑眯眯地说着。
    米兰见到日思夜想的母亲,仍然以穆斯林见面时的礼节对母亲说了“赛俩目”。
    米兰的母亲姓白,也是回族。在家里是独生女。她是在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被丈夫从老家甘肃接到新疆的。看到炕上西墙上挂的刺绣品“信插”“荷包”就知道她的手有多灵巧,心有多细致了。
    看到父母这么欢心,米兰心里更加难过,她不忍打破这份喜悦、温馨,只能把想说的话暂时咽到肚里。
    母亲递给米兰一杯滚茶,疼爱的目光在她的脸上长时间地停留不去,而父亲催促着快去做饭,母亲满心欢悦到厨房忙活去了,父亲也随着走了。
    米兰一身疲惫地靠着炕北边一摞被子,坐了两天的车,她多想躺在这温暖的炕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然后朦胧中发现父亲、母亲安静地坐在炕头看女儿甜睡的样子。
    可这会儿,她怎么都不能使自己的心安定下来,她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望着窗外,要怎么跟父母说啊?米兰双手放在脑后,紧锁眉头,一脸惆怅的靠着,两条腿直直的伸展在炕沿边------
    她向他提出分手是在十月下旬,他们没有吵过架,是在很平静的状况下办理了手续。就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太平静了,像白开水,没有颜色,没有味道,米兰毅然决然地提出了分手。真的很平静吗?真的像白开水吗?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这样,会这么勇敢、果断地提出。
邵通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一年前,火烧山采油厂分给他们一套一室一厅的新楼房,米兰别提有多兴奋了,她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小安乐窝了,再也不用跑那么远的职工食堂去挤了。也不用吃盘里常出现“黑头飞机”(苍蝇)的饭了。
    但是事情远远不是她想的那样,拿到楼房钥匙后,大家都忙着采购、装修,而他呢?看了一次房子后,就再也没去过。
    米兰着急地在他那间小平房宿舍找到他(他一人住):
    “我说你,别人都忙着装修房子,你怎么还有闲心躺在这?” 米兰边说边用手挥了挥飘在眼前的烟雾。
    “你不是说不抽烟了吗?怎么还喝酒啊?你怎么跟‘卡菲尔’一样啊!”米兰看到桌子下面有几个酒瓶,火一下上来了。
    “你不知道穆斯林喝酒比吃猪肉还要罪大吗?我们都是回族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着什么急,我还有点事,忙完了再说。先等一段时间。”他见米兰进来,不敢正视米兰,一幅躲避的样子,随手在旁边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捏灭手里的烟,欠了欠身子说。
    米兰看了看捏灭的烟,反感地皱了下眉头。他的这一习惯米兰不知说了多少次,劝他把烟戒了,他也很清楚作为穆斯林是不允许抽烟喝酒的。可就是下不了决心戒烟戒酒。
    “为什么呀?”米兰站在床边不解地问。
    “我真的有事,脱不开,别着急。”他有点歉疚地向米兰解释着。
    “哦!我说你还是把烟酒都戒了,特别是酒。要是我父母知道你喝酒不知道会有多生气呢,那我先走了。”
     米兰相信了,她毫不怀疑地走出了他的宿舍,那时她只是偶尔去他那个一人小平房。米兰虽说不是那种很保守的女孩,但在她骨子里依然保留了回族人家传统的思想观念。她不想在没有举行婚礼前就住到一起,尽管他们在法律上早已是夫妻了,可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来说,只有按照伊斯兰教仪式举行了婚礼,婚姻才会被教门(伊斯兰)、双方父母、亲人、族人承认,才能得到安拉的慈悯、祝福,才能理所当然地住到一起。反之,那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伊斯兰教对婚姻具体是怎么样的,对于离家早的米兰来说还是个模糊的概念。所以虽然他们没有明目张胆地天天住到一起,但还是傻乎乎地在一次约会后偷吃了禁果。
    虽说男孩女孩成人后,彼此产生好感,有了爱慕,这是真主安拉在造化人类时就预定好了的事,但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们有很严格的规定,男女不能单独相处,更别说幽会了。如果没有墨守成规的话,就是犯了不小的罪过。穆罕默德圣人(祈主福安之)早就说过,当一对男女在一起时,“伊比里斯”(恶魔、鬼一类的)就是第三者。“伊比里斯”会千方百计唆使二人做见不得人的坏事、丑事。
    大家都知道基督教、犹太教称人类的始祖是亚当与夏娃,亚当与夏娃就是因为偷吃了禁果被贬到地面。传说亚当与夏娃一直生活在伊甸园中,一日,卑鄙的蛇故意问夏娃:神是否不许他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而夏癫痫抽搐是怎么造成的?娃回答说:除了园子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不能吃外,其它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因为神曾告诫说,“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亚当与夏娃终究没能抵挡住蛇的挑唆、诱惑的语言,而偷吃了禁果,受到惩罚。蛇也被变成只能用身体爬行走路。
    在伊斯兰教却有不同的说法,人类是真主安拉造化的,人类的始祖是阿丹。
    米兰他们尽管有结婚证,但没有按照伊斯兰教的方式举行婚礼,是不允许偷吃禁果的。他俩都没有经受住真主安拉的考验,都受了“伊比里斯”的唆使,犯了大错。
    时间一天天,一月月地过去,转眼快一年了,别人早已搬进了楼房,可米兰呢?她仍然住在单位宿舍,那间她渴望的安乐窝依旧是空空荡荡,她渴望的穆斯林婚礼一直没有举行。他总是找各种借口敷衍她。都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经过这么久的推脱,米兰也无心再去那个一室一厅她盼望已久的“安乐窝”了。她要好好地想想,好好地理一下思绪,其实自己在心理上并没有真正地做好要结婚地准备,她仅仅只是想要一个家,一个安乐窝。她总觉得自己与他的生活中缺了点什么,自己好像一直浮在半空中飘忽不定。
    终于有一天,他对她说:
    “我要调到市里了,已经联系好了,快办手续了。”
    “怎么不早说,我说你怎么不去收拾房子,那房子就不收拾了?”
    “听我说,不是收拾不收拾房子的问题,我实在没本事把你也一同调去,恐怕一辈子都……”他显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米兰怔住了,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那儿找到让她相信的答案。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还说什么呢?有必要吗?她盯住他的那一刻,觉得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熟悉的那张脸,让她感到了陌生,感到了遥远……她一刻也不想看了,飞奔而出。
    米兰不知道往哪儿去,她发疯似的往平房后的戈壁滩跑……
    她站在那儿,对着远处发出轰鸣声的抽油机,想大声喊,喊不出来;想大声哭,哭不出来。她恨他为什么不早说,他浪费了她好几年的感情、时光。
    最后一次来到那间让她曾充满希望的一室一厅,打开门,她站在客厅中央。空荡荡的房子,一走动还有回音。她突然厌恶起这间她盼了很久的房子,更加厌恶起自己。轻轻走到阳台上,心里默默地想:再见了小屋……
    一周前,冷静下来的米兰决定结束这场没有终点的旅程,虽然决定了,可是好强,始终想领个体面的女婿回家给父母看看的她心里还是那么的难过,煎熬难忍。心中的那份不甘撕扯着她……
    让米兰没想到的是,当同事们知道了都投来赞许的目光,为她的决定而欢呼。她的同事们说:“早都想劝你了,只是不忍心直接对你说。米兰,你们在一起不合适,他也不是想与你好好过日子的人。你看,他比我们汉族还能喝酒,你该清醒了,旁观者清啊!”
    那天,米兰上四点班,她临走时,递给值班干部一张纸条:队长,明天我想请一什么是隐源性癫痫病天假,因为我要去交离婚报告……
    米兰把纸条折叠成一个腾飞长空的仙鹤,嘱咐完值班干部一定交给队长后一脸平静地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到调度室坐车去了。
    戈壁滩的夜,空旷、孤寂、寒冷。米兰巡查完站里全部“采油树”(油井)后,独自一人上了值班房顶,她把头发高高地挽在脑后,一身条状藏蓝色棉衣棉裤,腰间捆绑着一根铁丝,脚蹬翻毛大头鞋(工作鞋),双手抱着双腿坐在屋顶上。远处灯影下,“磕头机”(抽油机)上下欢快地抽动着,不时地发出轰鸣声。
    闪烁的星星低头偷看着忧伤的米兰,月亮也高高地注视着米兰,讨厌的几朵云块故意遮挡着月亮的眼睛,急得月亮不停地拨开云朵;一会儿,一会儿地探出头,久久不愿离去,再培她一会儿吧……
    米兰好羡慕星星、月亮,他们从来都不吵架、闹矛盾;也没有烦恼,各自守护着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地。自己呢?唉……内心的一声叹息飘向戈壁的夜空。
    在屋顶上坐了好一会儿,米兰才下来,远处班车的前大灯照得大路透亮透亮,哦!是零点班来接班了。
    下了四点班已是凌晨一点多了,米兰被队长留了下来。
    原来,队长看到米兰留给他的纸条后,很担忧,没有回去,一直在队部等着。
    队长把纸条在米兰面前晃了晃什么都没说,但队长的眼睛向米兰提出了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兰看到这个只比她大三岁的队长,什么都说不出,她蠕动着嘴唇,真想把肚里的苦水都倒出来。但此刻,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已发不出声音了,她的嘴唇一直抖动个不停,她没法说话……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米兰终于开口了,“队长,我……”但她的泪水也同时溢出了眼睛,经过嘴唇时,苦涩苦涩的味道。米兰低着头,鼻涕也凑热闹似的堵都堵不住,和着眼泪,打湿了面前的水泥地面。
    年轻的队长是两年前分来的毕业于山东石油大学的本科生,有着一张英俊的脸,特别是那双双眼皮的眼睛,炯炯有神。今天他穿了身大红色的鸡心领毛衣,里面配了件纯白的衬衣,黑色的化纤裤子,熨得笔直,一点褶皱都没有,他是个很注意穿着的人。看着面前的米兰想:心地善良,为人真诚,工作认真,特别是写有一手好书法的米兰怎么会有这样的遭遇?心里一阵酸楚,知道今晚她不会说什么了,就摆了摆手。
    回到宿舍的米兰,一夜无眠,她翻来翻去,无数次在心里问自己:我要怎么做?我要……,各种矛盾汇集在一起,使她的思想做着激烈的斗争。最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久,米兰提交了报告,因为是双方自愿,米兰拒绝街道办调节,手续办得很快,没有什么经济纠葛,他们一直是AA制。房子是米兰所在的采油厂分的福利房,当然是属于米兰的。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一日米兰手里多了本写着“离婚证”三个字的白皮小本,米兰久久地看着这个让她厌恶的白皮小本,就是这么个白色的本子结束了米兰的婚姻,打碎了她对爱癫痫病早期要怎么治疗比较好情、美满婚姻、领个体面女婿回家的梦想。对于米兰来说,这个日子,她永生难忘。或许她慢慢人生路才刚刚开始……
    拿到那个让米兰伤心的白皮小本一周后,她再也不想呆在火烧山采油厂了,心情坏透了,她向单位请了探亲假坐上了回父母家的客车……
    “米兰,吃饭了,看阿妈给你做了什么?”母亲疼爱的喊声传了过来。只见妈妈手里端了碗米兰最爱吃的臊子面,炕桌上已摆好了一碟韭菜与胡萝卜丝混合的咸菜。一碟酱黄瓜丝,一小碟红旺旺的油泼辣子。
    也许是米兰太疲惫了,她的劳累不是身体的,而是她的心太累了,累得太久了,她以为自己睡不着了,可在妈妈这,在暖暖的炕上,她就那样靠着一摞被子睡着了……
    妈妈进来,看到女儿熟睡的样子,不忍叫醒她,妈妈双手扯过一床被子轻轻地盖在了米兰的身上。
    “米兰……”父亲喊着米兰也掀帘而入,米兰的妈妈急忙摆了下手,父亲连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们安静地看着,都察觉米兰的下巴尖了,眼窝也深了,那张小脸显得越加憔悴。女儿这是怎么了,工作很累吗?还是没吃好啊?妈妈心疼地想摸摸她的额头,想挨挨她的脸,可又怕惊醒了女儿,夫妻俩柔柔的目光停留在米兰的脸上迟迟不愿离去。
    “让她睡吧,别吵醒她,兴许坐车累的。”父亲劝说着出了里屋。
    睡梦中,米兰梦到她正站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一串串紫色的诱人的葡萄使她不由得伸手去摘。啊……怎么葡萄到了米兰的手里冰凉冰凉的……原来米兰手里攥着一条盘踞在葡萄枝上的大蛇的尾巴……
    “阿妈!”……米兰松开手喊了起来……不知道大蛇是怎么下来的……它朝着米兰就追……米兰使劲地跑啊跑。妈妈呢?怎么没人来救自己啊!
    追啊……跑啊……追啊……跑啊……
    蛇狠狠地把米兰的小腿咬了一口……鲜红的血顺着米兰的腿流了下来……
    啊……救救我!米兰喊了起来……
    “米兰,米兰!”米兰的梦语把父母都喊来了,他们忙轻轻摇了摇女儿。
    “做睡梦了吗?”母亲关切地问道。
    “嗯!”
    “艾欧足宾俩习迷难色托尼勒几迷!安拉慈悯!”(意:我从受驱逐的恶魔上求真主保护。)米兰的母亲白氏虔诚地求真主安拉佑护她的女儿。
    惊醒后的米兰只吃了一小碗她最爱吃的臊子面后就又躺下了,她连脚都没有洗……至于那个梦没有引起她太多的思虑。
    或许,只有到妈妈这儿,她才能使自己放松,使她暂时抛开一切。妈妈热热的小炕,才是她此刻最渴望的,最安全的,最温暖的。
    外面,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那束光亮偷偷地从窗口摸进来,照着米兰的脸儿,米兰又甜甜地睡了。(待续)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