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从帝国秩序到革命外交学术争鸣www.hlmsw.cn,有糖果的陌生人

时间:2021-04-05 来源:天地文学网
 

  作者:施展

  帝国外交的艰难

  “外交”这个问题在中华传统帝国的时候并不以我们今天想象的样态存在。在中华帝国的世界秩序观念中,没有基于对等性的内外之分,“内”是文明的制高点“中华”,“外”跟我们完全不对等,它们或者是藩属国,或者是在文化的意义上来说连人都不算,只能用犬字旁的名称来称呼他们。在这个背景下,才可以理解马戛尔尼觐见乾隆的外交事件。我们看到了乾隆的自大,但也能看到与此矛盾的事实,即乾隆很清楚地知道英国的海军很厉害,在西方世界也是依仗海军的力量抢占别国的东西。他知道这些,但他为什么还要把英国拒之于千里之外呢?因为一旦大清接受了马戛尔尼代表英国提出的要求的话,英国就要与大清平等交往了,而在帝国的自我意识当中,不存在对等的外部政治体。假如英国来平癫闲病的治疗方法等贸易平等交往,大清在其华夷秩序中找不到合适的位置用以安顿英国。而且那时大清还是刚刚开始走下坡路,西方也没有能力强行地要求什么。

  但是形势比人强,过了短短几十年,西方迅速崛起,大清被一群没资格与自己平等的“蛮夷”打得落花流水,这对天朝来说是奇耻大辱,但是要完全拒绝与对方平等交流的话,只能被打得更惨。第一次挨打就是鸦片战争,但这并未让中国转变世界秩序观念,我们仍然拒绝与西方平等交往,很快便带来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被打得非常惨,以至于帝都被攻陷了。但也正是因此,大清开始重新认识西方。在传统王朝时代,帝都的沦陷基本上意味着这个朝代灭亡了,意外的是这次西方要了点钱,要了点政策,然后就撤了,这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也是大清无法理解的。很快洋务派就产生了强烈的认知,就是西洋鬼和传统的外敌入侵改轻微癫痫有好的没有朝换代全都不一样,他们不会“利人土地”,只要求从你这获得贸易的权力,要求一些相应的身份、法律的待遇等。在传统观念看来,这种不“利人土地”,只“利人财富”的人,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人,但也是可以找到办法驯化的一群人。所以大清在这个逻辑下和西方打交道,一方面,心里开始知道西方的底线在哪;另一方面,也知道跟西方打交道不能完全依照传统的逻辑。于是大清开始转型,这包括了洋务运动,以及新的制度的设置,比如总理衙门等。在总理衙门的设置当中,大清也重新勾勒了自己对于世界秩序的想象,一方面,对自己的藩属国仍然处于一种天朝居高临下的姿态中,另一方面,它也看到了被迫要与其平等相待的诸个西方国家,彼此之间有可能形成利益冲突的局面,所以大清提出以夷制夷的策略,通过列强之间的实力均衡求得自保。但这还不够,还要继续往前,最起码要真正平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等地和列强相处,而不是处于一种仰人鼻息的状态,这就需要自强。

  首先必须提高整体的资源动员能力,但这对于晚清来说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因为要完成几个棘手的工作:第一需要改革官僚体系,逐渐提升效率,使得汲取民间资源的能力变强;同时,大清又必须找到说法,使其从民间进行汲取的工作正当化,如果找不到的话,其统治就变成了暴政,没有资格继续统治下去。用传统的政治理念肯定不行,因为不得“与民争利”等观念都是抑制政府从民间进行资源汲取的。于是就只能找一些新的说法,而且也不能完全抛弃传统的说法,否则大清以孝道治天下这些观念又站不住了,社会治理更难完成。西方对于资源汲取这种事情提供了一套现成的说法,就是民族主义。但民族主义在东亚两个国家遭遇了完全不同的约束条件和历史处境。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的转型和崛起武汉市哪里看癫痫病比较好很容易,而大清和日本转型的约束条件完全不一样。民族主义预设了国家内在的均质化特性,日本基本上是一个均质化国家,用民族主义可以迅速地把大和民族整合起来。大清是一个帝国,是一个作为帝国的“民族”,不是一个作为民族的民族。而民族主义天然地是要肢解帝国的,假如用民族主义的话,帝国马上就死了,边疆地区全都会非常正当地产生独立的要求。大清同时面临的几个任务是彼此矛盾的,于是帝国始终不得其法,这带来了晚清改革的极度困难。

  其结果就是帝国转型始终没有办法真正有效地做到。而这种不成功会在帝国内部催生进一步的想法,就是统治群体始终无法令国家转型成功,那就直接换人来做。于是晚清的帝国秩序,中间有过一个过渡阶段,勉强称之为帝国外交,最终过渡到了革命外交,就是伴随革命时代的革命外交。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